17岁生俘两名白俄军,后蒋经国亲自点将,让他坐镇一江山岛

王生明,湖南祁阳人,14岁参军,17岁参加北伐。1927年,广东革命政府出师北伐,一路势如破竹,其中,南京之战,是对军阀孙传芳的关键之战,孙传芳以白俄雇佣军和北伐军反复争夺要隘雨花台,北伐军伤亡惨重,乃以担任预备队的学兵队投入战斗,经一昼夜血战终于攻占这座要塞,这一战学兵队中有一个17岁的班长敢战先登,生俘白俄雇佣军两名。此人,就是王生明。

雨花台之役后王生明升任四十军少尉排长,旋即在中原大战中立功升任中尉,到了1937年抗战军兴,王生明率部参加淞沪战役,死守蕰藻浜,待撤出阵地,所部只剩9人生还,此战后王生明因勇猛受到胡宗南的赏识,自此称为胡手下爱将,屡屡提拔,先后参加中条山战役,朱仙镇战役,屡战日寇,抗战结束时以上校军衔荣获胜利勋章。

随即参加内战,1949年胡宗南所部败退西康,王生明当时以198师副师长身份驻防台湾,为了报答胡宗南的知遇之恩放弃职务到西康军中担任135师少将副师长,胡宗南逃台后依然和罗列在西康打游击,最后化妆逃回台湾。

看王生明的从军履历,先后参加了中条山战役、朱仙镇战役,屡战日军,抗战结束后,王生明随即参加内战简直是国民党军队的一个翻版,作为一个出色的职业军人,他的手上既有党人的累累血债,也有内战中的骨枯战功,还有血斗日寇的荡气回肠,不禁令人慨叹。

王生明既是胡宗南的爱将,也深受蒋氏父子的重视,王家客厅中有一照片,即王生明在蒋经国座后侍立,俨然当年蒋介石与孙中山合影的翻版。蒋家对王生明的确有知遇之恩,即便到几十年后也未改变。

和当时大多数国民党将领不同的是,王生明不但作战能力很强,而且治军严明,生活清廉,他对部下说:“如果发现我贪污,你们就可以把我扔下海。”

所以,当1954年10月,王生明被调任为一江山防卫司令的时候,一江山守军欢声雷动,士气高涨,11月2日,钟汉波送他上一江山,一天以后,台湾“国防部长”俞大维前往视察,便为守军的士气所惊讶。将是军中之胆也。

王生明是蒋经国亲自点的将,让他坐镇一江山岛,对于如何在一江山岛布防,王生明着实下了心思,王生明命令以及各高地为中心,设置了层层火力网,构筑了密密麻麻地明碉暗堡,而且每百米的正面要配备2门火炮和2廷机枪。其修筑的工事既简单又精巧,先在平地上挖一个坑,然后铺上纵横交叉的枕木,最后把沙袋垒上去,垒好之后用钢筋混凝土浇上,在工事的周围还布满了地雷和铁丝网,这样的工事目标小,而且枪口特别低,如果不是直接命中,那是很难被摧毁的。像这样的工事在这个面积约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有150多个。

而王生明显然也深知此战凶多吉少。千把人的守军不可能再增加(一江山没有淡水),阵地暴露在解放军岸炮火力之前,更重要的,1955年的解放军,已经不再是小米加步枪,国民党一度称雄的空军和海军,在大陈已经威风不再,一江山的守军,很可能从一开战就只能依靠自己。

打了三十年仗,王生明不可能不明白。所以,他到任后即命令部下中的独生子从一江山撤离。王生明,是抱着士为知己者死的决心去一江山的,战斗打响后,他向大陈报告 -- 我不会给你们丢脸,我准备了四颗手榴弹。王生明最后,的确是用手榴弹自杀身亡。

首页时政